畅想未来交通:飞行汽车有必要存在吗?

文 /
2021-10-11 14:35

      很多40岁以上的人,小时候都看过叶永烈老师写的科幻作品《小灵通漫游未来》,文中有这样的场景,小灵通无意中登上了一艘开往未来市的气垫船,在船上结识了小虎子和小燕兄妹俩。气垫船直接开上未来市的码头,小虎子的爸爸妈妈开着水滴形状、没有轮子的汽车来接他们。这种汽车与气垫船一样,靠喷气发动机喷出向下向后的两股气流推动汽车前进,跑起来就象在地面上飘行,所以又叫飘行车。此外,飘行车还安有自动避撞和自动紧急刹车装置。

f9794a9dde3be48b1cfc1b234c9f0181.jpg

《小灵通漫游未来》中的飘行车

      后来,小灵通又参观了人造粮食厂和农场,未来市的人们用二氧化碳和水做原料,在阳光和人造叶绿素的作用下生产人造淀粉,经成型机制成珍珠般的大米。几天以后,小灵通乘坐火箭离开了未来市。

      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很多“未来”成为了现实,比如气垫船、水翼艇,自动避撞和自动紧急刹车装置也应用到车上。即便是通过二氧化碳人工合成淀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在上个月实现了。

      提起科幻作品中的交通场面,更多人会想到多维立体的城市,飞行器横冲直撞的场面。其实,科幻作品里面对未来交通的一些展望,并非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也许若干年后,慢慢就实现了呢。

      众所周知,汽车的百年的历史上出现了很多变革,比如福特的T型车,推进了机械化大生产,丰田精益化生产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但是,近几年来,汽车行业正在经历的是100多年来最大的一次变革,就是从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的转变。而未来,汽车乃至整个交通行业的发展愿景又会是什么样?

      9月底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科幻大会上,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部原主任张聚恩,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国际电影节科技单元评委沙锦飞、高合汽车首席数据官张京宇,一起畅谈了很多关于未来交通的话题。

飞行汽车几乎不可能真正实现

      当前,汽车行业“肉眼可见”最具未来感的产品,莫过于飞行汽车。长镜头不久前曾经写过一篇有关飞行汽车的文章,提到了这种产品的现状。(《花跑车的钱去买飞行汽车你愿意吗?》)。

c28a2d81892426ebadcf93718dd50cb0.jpg

      不过,在这场交流中,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国际电影节科技单元评委沙锦飞却率先否认了飞行汽车的价值。他认为,飞行汽车在技术上可行度很高,但在应用上是不合理的,真正去实现它几乎不可能。

      沙锦飞认为,最大的障碍就是“规则”。道路就对应一种规则,如何去界定个人飞行器的安全呢?现在人只要足够聪明,足够努力,飞行汽车在技术方面面临的问题都可能会实现。从应用方面来讲,个人飞行器的使用规则很难制定,它只能在特定场景下应用。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部原主任张聚恩虽然已经75岁高龄,依旧笔耕不辍,他拥有自己的公众号“聚恩君”,撰写了大量科普文章。张聚恩认为,飞行汽车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创意。飞行汽车的设计保留了汽车原来的形态,只是在部分需要利用空气动力的时候增加一些新的部件,地面效率不高,系统效率也不高,但是技术上没问题。

      张聚恩认为,飞行汽车的概念可以扩充,改成电动垂直起降的交通工具,既不是汽车又不是飞机。把要在地面上行驶的汽车部分能减则减,上天飞的时候和这些无关的也能减则减,搞成两不像,就有生命力了。如果这样来诠释原有的飞行汽车则前途无量。

      张聚恩强调,要从使用的性能出发,把使用效益最大化,一定要改变设计观念。同时,要解决空、地综合的交通管理的问题,这寄希望于智能化。

      认为,飞行汽车没必要非得和汽车相结合。既需要有轮子在地上行驶,又需要飞起来,可能还需要在水上漂,这种需求是否一定存在?目前,很多公司之所以大力开发飞行汽车,一方面是为了彰显科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融资。

      但是,飞行汽车这种概念,可能需要特定的场景来实现,比如两个点之间的摆渡,用于旅游或是救援等需求。就如同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可能在港口、矿山、园区等特定场景更容易实现。

一百年以后出行的七大特点

      现在谈到交通,所有人都有汽车、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的概念,但如果把时间放得更远些,还会有这些区分吗?嘉宾们也畅想了更久远时间之后交通的特点。

      张聚恩就认为,未来的出行方式肯定首先是绿色节能。有些人谈到当前的新能源车,是作为家庭第二、三辆车使用,这是不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几位嘉宾共同谈到了“集约化”的话题。沙锦飞认为,未来会有更高效、集约的交通工具,给出行带来更大方便。每个人占有的交通工具越小越好。个人出行方式简约,而远距离就是集成出行。例如真空管道的磁悬浮列车。甚至说,人乘坐的交通工具类似于胶囊,人就像花生仁,非常舒适,不同的胶囊可以自由组合。

      还有,个人短途出行会更加自由。张聚恩对个人飞行器非常看好,只需穿上一件衣服,就能解决短途出行的问题。在离开地面的时候,推力是自下向上的,到达一定高度之后,只要克服空气阻力,就能横向移动或者平行移动。这是一种个人的、点对点的交通工具,最大程度避免了对交通工具的物料化。但是,目前这种产品的阻碍不是技术,而是管理,到底是飞行器,还是地面交通工具?沙锦飞也提到,“机甲”就是高度的人机交互,人机一体。

ff8d18f132b35c66c4c72fac8cd04d0a.jpg

      高合汽车首席数据官张京宇补充说,交通工具一定是小,而不是大,而且个性化不可或缺。他认为,集约并不是指很多人,每人的空间小,也可以有个性。另外就是解决不同交通工具的接驳问题,出行应该是立体、连续的。

总结:现在谈的不只是汽车,谈的是未来的交通工具,应该有六大特点。第一就是融合,就是不再区分汽车、飞机、火车这些概念,可能是组合度更高的交通工具,可能有很多新的名词会出来。第二是集约这个概念,比共享想要更高端一些;第三是无论任何交通工具,本质上安全还是第一位的。第四,智能肯定是重点,这已经是共识;第五是便捷,特别是接驳;第六是个性,就像骑马,如今已经不是交通方式,而是生活方式;第六是快速,无论是个人飞行器还是真空磁悬浮列车,肯定要比现在的交通工具更快。

      但是在场嘉宾也有共识,就是这些未来的交通方向,核心的基础是新能源和新材料。只有这两方面有革命性的突破,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交通。

商业大亨的太空旅游只有哲学价值?

      沙锦飞提到,将来汽车还有没有价值?现在都已经实现了线上办公,很多事情可以由机器人完成。汽车所代表的出行距离是否成为刚需?还会不会有拥堵的问题?

      所以,讨论逐渐延伸到星际旅行的话题。如今,布兰森、贝索斯这样的商业大亨都完成了太空体验,马斯克也致力于可回收火箭。太空旅行究竟离普通百姓有多远?

      张聚恩说,现在不管是贝索斯还是布兰森,他们要做的就是跑到太空分界线停上几分钟,回眸看一看人类生活的蓝色星球。花了很多钱,从一个观察窗看一看我们生活的家园,这么美丽的蓝色星球,也许它世界观能往好处变,改变为富不仁的问题。这样来看,这种太空飞行体现的是社会价值。

      张聚恩认为,中国在技术上也能做到这种太空旅行,而且早就能做到,但是商业上则有不同的见解。现在中国要继续开发,继续努力,并在商业价值方面需要进一步来研究。但是美国的这种做法已经在世界上有强烈的不同声音。相比较,马斯克更关注工程实用,更关注于造福社会,令人敬佩。

      沙锦飞认为,未来出行的需求就是星际旅行,星际旅行不是要仰望星空,而是人类能够走多远,而且是两个维度的多远,一是能够走多少万年,另一个是在空间上能够走多远,科幻作品其实提供了一种想象的可能性。

      星际旅行可能就是去工作,必然要有非常廉价的方便的旅行工具,现在的火箭肯定不行,最大可能就是用可控核聚变发动机驱动火箭。人类会不断的往外太空去走,能够走多远不知道,那就是为了人类的梦想也好,为了人类未来的发展也好,可能是最终的方向。

      张京宇非常关注马斯克火星移民计划,他强调了这一计划的重要意义,第一,人类要有梦想,要去探索未知;第二,到了另一个地方,有可能会引发对现在的反思,而人类就是靠反思才成长起来的。比如,火星之前也是有海洋有水的,不过全部因温室效应蒸发掉了,人类到达火星,也可以去研究如何避免温室效应。

      关于能源、动力以及未来交通工具的畅想令人充满了期待。汽车正是在不断的变革之下,才能改变人类的生活空间。而科幻本身更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东西,也许某一个想象就能够给工程技术人员提供灵感,然后激发出巨大的惊喜。四十年前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如今都已成为现实,那么如今的畅想将在何时能够实现?

推荐阅读: